荷包蛋先生

老哈迷and二次元少女阿yo

【7】吃醋

正在听歌的耳郎突然被拍了下肩,抬头看见的是濑吕好奇加惊讶的神情:“耳郎,B班的物间找你。”
“知道了,谢啦。”耳郎把耳机收回来,站起身。
“诶??耳郎你跟他很熟吗?!”刚刚还和切岛聊得开心的上鸣以惊人的速度回过头。
“普通朋友吧。”耳郎轻描淡写地说着,朝门外走去。
如果她回过头,一定会发现上鸣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不夸张地说,耳郎和物间的相识就像烂俗言情剧的常用套路。
暑假时耳郎去买新上的专辑,半路上却被一家书店吸引住了目光——店内的一面墙上的架子陈列着店主精心收集的黑胶唱片。
她忍不住推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Bob Dylan的黑胶唱片。
自己和老爹都很喜欢的民谣歌手。伸手拿下唱片,旁边传来相当耳熟的声音:“这位小姐的品味不错嘛。”
抬头看见一个金发灰眸的美少年。
“B班的…物间宁人?”
“没错,你是A班的吧,至于名字…我一般都不记得弱者的名字。”少年俊美的脸上是一脸欠揍的表情。
……
“下次,我会让你记住的,臭小子。”耳郎懒得多说,拿着唱片径直往柜台走。
没想到买完新专回家,在JR线上又看到了物间。他倒是没注意到耳郎,专心地读着推理小说。
下了电车才发现,物间家和她家相距不过一个路口。
后来偶遇便多了起来,话题也从音乐到了日常。他是第二个夸她私服的男生,第一个是上鸣。
“其实忽略物间的谜之好胜心和嘲讽技能,他还算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
也就这样了,物间这次来找她是因为上星期拜托她拷贝了一些歌在U盘里。
物间斜倚在走廊的墙上:“谢啦耳郎同学。”
本来想道完谢就走的,却看见耳郎身后的两道颇为锐利的目光——哟,这不是A班的放电男吗。
这个眼神…怕不是吃醋?有意思。
物间的小恶魔属性上线了。
“耳郎。”物间换上了帅气诚恳得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
“嗯?”耳郎被物间突如其来的笑容吓了一跳。
“周六早上学校对面的咖啡店见吧!”物间特意提高了声音。
“什么事?!”耳郎想说的是“你出什么毛病了?”咽了口唾沫没说出口。
“惊喜……”物间凑近耳郎耳边低语,笑了笑转身走了。
上鸣现在的心情一言难尽。
惊讶物间竟然和耳郎这么亲密;气愤物间刚刚有意无意对他展露出的挑衅眼神;还有一丝奇怪的酸溜溜的情绪。
耳郎走回座位,一路上思考着物间今天哪根筋搭错地方了。
上鸣心里烦躁发毛,想问物间和耳郎说了什么,又怕耳郎说他多管闲事。
“上鸣!!”相泽老师的声音仿佛一道惊雷。
“如果你接下来的测验还不合格,就给我加两倍的练习量!”
课间上鸣托着腮转笔,直到自动铅笔的笔尖断了才回过神。
“耳郎…”他好像下定决心。
“啊?”耳郎转头看着他。
少女的睫毛纤长,紫色的一绺鬓发落在耳边。
“这道题选什么…”上鸣暗自奇怪,一贯轻浮会撩的他怎么面对耳郎就不知所措。
上鸣决定去找物间。
“物间宁人!!”物间一听就知道是谁。
“什么事,A班垫底的放电男?”
上鸣忍住想把他电晕的冲动:“你和耳郎很熟?”
“对啊,经常一起聊天出去玩来着……”物间故意拖着得意洋洋的长腔。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很在意响香吧……阿咧啊咧不是号称非常受女孩子欢迎吗?怎么连请求交往都不敢呢啊哈哈哈哈哈……”
拳藤一手刀把物间劈倒在地,“抱歉啊上鸣君。”
上鸣从来没有这么感激过拳藤。
虽然很纳闷,周六耳郎还是如约到了学校对面的咖啡馆。刚坐下就收到一条匿名短信:“今天会有人和你告白。”
告白??难道是物间的恶作剧?
耳郎皱了皱眉,回复:“你是谁?”
没有回音。
等了十分钟还没有物间的影子。
可恶的臭小子,失联了?
走出店门时耳郎撞上了上鸣。
“耳郎!”上鸣好像松了一口气,“你愿意……和我交往吗?”一向轻浮的少年耳尖微微发红,两只手也不知道往哪放,只好和饭田一样胡乱比着手势。
“喜欢就去告白啊,垫底放电男。”裤兜里的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如是。

【6】一起逛街

昨夜下了一场雪,来自西伯利亚的肆虐北风把云全部卷走了,今天天气晴好,浅蓝的天空干净如洗。耳郎和上鸣正一前一后走在街上,很显然积雪并不能影响人们对购物的热情,木椰区还是一如往常的热闹。
这次购物本来是芦户发起的,受邀的人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切岛。十分钟前耳郎却收到了芦户的道歉短信:“抱歉啦耳郎~~突然想起来今天要去握手会,购物就不去了www。PS:如果你们去超市帮我带几盒纳豆【爱心】【爱心】”
然后切岛路过一家健身俱乐部,立刻扎进去不出来了。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高中毕业后因为各种实践活动,她和上鸣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属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可谁都没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去了上新的潮牌店和CD店,耳郎的臂弯里挽着大大小小几个纸袋。
“或许保持这样的关系也不错。”她懒得去想这个问题,她皱着眉朝拢起的手心哈气,眼前是一片白色水汽。出门太急忘带手套,手冻得快没知觉了。
走在后面的人注意到了耳郎的小动作,快走两步赶上了她,很自然地接过了所有袋子。耳郎悄悄瞥了眼旁边的年轻男子,发现他真的长高了不少,她穿着高跟皮靴还要仰视他。
旁边递过来一只明黄毛线手套,耳郎惊奇地发现上面还有一只很丑的皮卡丘,手套上还连着一根绳。“哈哈哈哈上鸣你这个白/痴幼稚鬼,拜托,你不是自称fashion king的男人吗哈哈…”她一边大声笑着一边拿过手套戴上。
“啧,耳郎,土潮你是不会理解的。”
她突然感觉自己和上鸣的距离拉近了很多———物理上的,因为手套上连了一根不是很长的绳,而她戴了右手的手套,上鸣戴了左手,两人不得不靠得很紧。
耳郎脸颊的温度比手先开始回升。
“左手可以放我口袋里哦~小耳郎。”
“…嗯”耳郎垂下睫毛。
感受到口袋里女孩的手,上鸣心里有点喜滋滋。
“还要去超市,芦户叫我帮她带纳豆。”耳郎说着就往右边拐,左手从上鸣的口袋里抽了出来。她忘了自己和上鸣正连在一起,拉着他一个趄趔。
“啊,对…”对不起还没说完,她发现上鸣顺势拉过了她的左手,温热从掌心传来。她竟然开始犹豫要不要说滚了。
很顺利地手拉手去买了纳豆,看着上鸣有时被迫跟着她调整步伐,好像一个在比赛两人三足的小学生,耳郎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路过一家新开张的甜品店,两人被一个打扮很可爱的女孩拦住了。“先生小姐,愿不愿意参加我们店为情人节准备的活动呢?”女孩说着笑眯眯地塞了一张传单给耳郎。
粉色的传单上大字标示着“情侣寄语 抽奖活动”的字样。
圣诞节才刚过就开始准备情人节活动了吗……
也对,手拉手还戴着同一副手套,理所当然地被认成情侣了。尽管如此耳郎还是打算解释一下。
“其实我们不是…”话说一半上鸣已经爽快的答应下来。“当然可以啦!可爱的小姐!”
“放·电·白·/痴!!!”
“耳郎你看奖品!”上鸣急忙向左一闪躲过耳郎的耳机攻击。
耳郎抬起头看了眼海报,一等奖是雅*哈的电吉他音箱。
耳机线收了回去。
“好吧。”她咬了咬嘴唇。
女孩递过来两张粉色便签和两支笔“两位如果不想留真名可以写昵称哦。”
耳郎转着笔,余光看到上鸣刷刷两下就写好了。
“先生,请去那边抽奖。”
女孩觉得这对情侣真有意思,那位小姐似乎在等她男朋友走开,然后才急急忙忙写下一行字,又怕被别人看到似的,对半折了一下。
上鸣抽到的奖是一个超大的毛绒熊,耳郎抱在怀里,熊的两条腿在她的膝盖上晃荡。
“算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抽到音箱。”
上鸣看着抱着熊的耳郎,脖子上还挂着皮卡丘手套的绳,偷偷笑了笑。
温柔的橘色夕阳照在未化完的雪上,两个人长长的影子靠的很近。
“耳郎小姐,”上鸣突然停下了脚步
“啊?”耳郎抬起头
“既然都写过情侣寄语了,我们是不是该拿出实际行动?”上鸣摆出了很少见的正经表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上鸣先生。”沉默了几秒,耳郎踮起脚,在上鸣的嘴角留下了一个吻。
“啊啊啊啊啊啊我都做了什么!!!!!”两人难得思想统一了,不约而同地脸红起来。
—————————————————————
后记:情人节前一天几个老同学相约到这家甜品店聚会,看见整整一面墙都贴满了浪漫的粉色便签。御茶子突然哇呜一声:“小耳郎原来早就和上鸣君交往了吗?”
“嗯?”耳郎不解地朝着御茶子指的方向看去,之间一张便签上嚣张地写着几个大字“我喜欢耳郎响香”右下角同样是大字署名“上鸣电气”。
“这家伙……”耳郎只想捂脸。
哇吹在上鸣的便签旁发现了一张有折痕的便签,上面是一行有点潦草的小字“喜欢这个傻//子很久了,要不要告白呢?”署名“塞子”。

【5】一起学习 【伪七夕贺文】

小小的咖啡店虽身处市中心,却别有一种闹中取静的感觉。黑色磨砂材质的桌面,手感细腻润滑的陶瓷马克杯,杯中的咖啡氤氲着雾气,是与空气中柔情的摇滚一样曼妙的存在。
对耳郎来说,这里是假期学习的最佳地点。
令她没想到的是这家店很快在网上爆红,甚至传出了某明星曾来过这里的谣言,小店拥挤了起来。
假期里耳郎特地挑了工作日的早上来这里,“工作日的话,人会少点吧。”
刚进门就发现自己好像低估了网红的力量——靠窗的座位全满,她只好兜兜转转来到角落里剩下的唯一的两人座。
解决最拿手的英语作业后,耳郎抿了一口咖啡,伸了个懒腰。抬头休息的间隙她看到一个金发少年正由服务员领着像这儿走来。
“上鸣?!”目光对上的瞬间她脱口而出。
“耳郎?好巧呀!早就想来这个网红咖啡店了…”上鸣笑嘻嘻地打招呼,一点也不客气地拉过她对面的椅子坐下“顺便来学习。”
耳郎看着对面的少年无比自然地摊开一片空白的作业本,沉默了几秒。
“上鸣…你为什么要坐我对面。”
“当然是因为其他地方没空位啊,耳郎你不会介意拼桌吧?”理所当然的轻浮语气
“……”介意也不好意思赶你走啊
“其实就是来泡妹子的吧,放电男。”
“…某种程度上也没错。”上鸣小声嘀咕。
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耳郎的笔尖在作业本上戳了两下。
“呐,耳郎同学,教教我这道题呗。”
“……”本来想拒绝却开不了口。耳郎把头凑了过去。
“the boy whose name is Jack…”读着题耳郎的目光却渐渐落到上鸣握着水笔的手上——指节修长,骨节分明,弹吉他的话一定很好看…不行!专心!
“这道题不是超简单的定语从句吗?”耳郎慌乱地收回目光,声音有点尖锐,好像在强调自己从来没有走神,更没有觉得他的手好看。
“…什么是定语从句?”上鸣那张无比正常的脸上露出了放电后的白痴表情。
“……看在你遇到我这个大好人的份上…”耳郎叹气,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我给你讲。”
上鸣赶紧掏出笔记本。
“一个句子跟在一名词或代词后进行修饰限定,就叫做定语从句……敢问什么是修饰限定我就宰了你……”
“综上所述,这题选C。”
不经意眼神交汇。
“上鸣你到底听了没有!”耳郎的耳机插孔戳了一下对面盯着她的少年。
“对不起!要不耳郎你的笔记本借我看下?”
不知过了多久,耳郎从数学题中挣扎出来,发现对面的上鸣已经托着腮进入睡眠状态。
不得不承认他的睡颜挺好看的。
本来想恶作剧一下戳醒他,却瞥见上鸣的本子上画了什么。
少女好奇地凑过去辨认。
短发女孩,双耳垂下两条带子。
这不是我吗!!!
这小子……画得好丑。
尽管如此,她觉得血液正向上涌。少年的鼻息轻轻拂动她的发丝,耳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耳郎屏着气退回来,忍不住用手捧着发烫的脸。
他不会喜欢我吧?
店里的的音乐像水波,一荡一荡的涌进她的耳中。
I jumped across for you
Oh what a thing to do
'Cos you were all yellow
I drew a line
I drew a line for you
Oh what a thing to do
And it was all yellow
———————————————————
歌词翻译:
整个人急着想飞奔到你面前却又却步
不知如何靠近你
因为你是如此胆怯小心
我画出你的肖像
我画下了你的样子
却不知该如何表示 ———Coldplay《yellow》
因为你是如此胆怯小心

【4】养宠物 成年设定

同居一周年纪念日,上鸣为了讨自家女友欢心,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耳郎要养一只宠物的要求。尽管两人已经成为职业英雄的助理,整天在事务所端茶倒水还要帮前辈做文件,忙得脚不沾地。
特意抽时间一起出来逛宠物店,两人在一个个玻璃温室外兜兜转转,耳郎突然停下脚步,“就是他了”
上鸣转头,看见一只小金毛正用两只前爪搭在玻璃上,讨人喜欢地摇着尾巴。
把小金毛带回了家,起名Punk。
起初上鸣也非常爱护小Punk,光狗粮就买了十几种,虽然被耳郎骂过“这是给成年狗吃的!傻//子!”“不要拿麦片和狗粮长得很像当你不长眼睛的借口好吗!!”这类的话,但好歹表现出了十二分的诚意。
耳郎对Punk的宠爱与日俱增,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Punk咬烂了几件刚入手的T恤,耳郎轻飘飘地说:“Punk还小嘛,有破坏欲是正常的。”
这就算了
以前喜欢靠在他怀里的耳郎现在抱着Punk和他各据沙发一边。
后来狗笼就关不住Punk了,每天晚上都赖在床中间不肯走。
上鸣不想把它丢掉才怪咧。
虽然现在还是英雄助理,但人气已经直逼职业英雄,凭借帅气外表和放电的酷炫个性成为广大少女心中排名前几位的王子。可谁能料到这样的电光雷霆先生在女友心目中的地位不如一只狗?
上鸣一边气愤的想着,一边拿着橡皮骨头怨念的敲着Punk的头。

【3】我在你身边

自从听人讲过一个“我在你身边”的鬼故事后,耳郎就开始害怕一个人走夜路,甚至面对洗手池上的镜子也会心里发毛。
一个要成为英雄的人居然会被骗小孩的鬼故事吓到,耳郎有点嫌弃自己。
林间合宿的第一晚,认床的耳郎失眠了,四周安静到任何微弱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数倍传到耳朵里。
有的时候太过敏感的听觉也是一种烦恼,她翻了个身,被子在颈窝处留下痒痒的触感——背后有人的幻想使她起了鸡皮疙瘩,看来今晚别想入睡了。
第二天的个性训练耳郎是崩溃的。
“没事吧耳郎同学?要不要到旁边休息一会?”八百万担忧的看着她稍显憔悴的脸。
“我还好,不用担心啦。”虽然嘴上这么说着,然而这种状态下的耳机每击打一次岩石,她的脑袋就像经历了一次脑震荡。
中午集体做咖喱。耳郎在家里经常下厨,自然担起了指导大家的重任。
“上鸣!去把锅和盆抱过来!”
“遵命!不过耳郎,我也想学做咖喱来着……”说着上鸣往这里挪了过来
“你来做的话中午大家就别想按时吃饭了。滚。”耳郎果断拒绝。
“这绝对算是人身攻击吧!绝对是吧!”虽然这么抱怨着,上鸣还是乖乖抱来一摞碗盆。
耳郎正切着土豆,发现旁边洗着碗的上鸣在往自己的方向偷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个…耳郎你的黑眼圈有点明显哦??”少年试探道
“嗯,没睡好。”耳郎惊讶地发现本来嘴上逞强的她竟然对上鸣说出了实情。
“给你讲个鬼故事。”
然后上鸣知道了长期以来困扰耳郎的“鬼在你身边”的故事
看着面无表情的上鸣,耳郎仰头叹了口气。果然这种小儿科的怪谈除了自己没什么人会害怕了,等等,上鸣不会因为这个嘲笑我吧?话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么多……
耳郎后悔地加大了切土豆的力度。
一阵尴尬的沉默
“耳郎不用害怕哟~我会在你身边!”少年突然无比诚恳
……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耳郎的脸腾的一下变得有点烫,她赶紧别过头假装研究怎么切土豆比较好。
什么时候和轰同学一样天然了。
“拜托别再重复这句话了。”
“啊啊对不起!!”
试胆大会,耳郎和叶隐走在一起。夜晚的森林,风吹树叶带来可疑的沙沙声,耳郎往四周看着,神经高度紧绷。
现在身边还真有一个看不见的人,鬼故事成真了。耳郎想着不禁抱紧了胳膊
平常活泼多话的叶隐也很害怕,说话声音好像也在发抖——更像鬼了啊喂
一路上两个少女被吓的哇哇大叫。(B班的人都是魔鬼吗这么会吓人)
树林深处飘来粉色的不明气体,耳郎在反应过来前已经吸了好几口。敌人入侵?她来不及思考,只想拽着快要无力昏迷的叶隐逃离,却发现四周全是粉红迷雾。
气快憋不住了。
自己也有要昏迷的征兆。
该死!!
跑到灌木丛后蹲下,安置好叶隐,耳郎忍不住捂着嘴咳嗽,瘫坐在地。
耳郎苏醒后看到了苍白的天花板,空调正呼呼的喷出冷气。
这里是医院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大家怎么样了?
思绪混乱
失去意识前好像看到了上鸣的脸,然后很安心的昏了过去。
是幻觉?耳郎皱眉
她撑着床坐起来,床发出咯吱一声巨响。上鸣正歪在病床边的椅子上,被这声巨响惊醒了。
“啊耳郎你醒啦!”窗外的晨光洒在少年略显倦意的脸上“大家都担心死了。”上鸣握住了她的手。
耳郎没有接话,眼眶却不知怎么有些发热。
她扑过去抱住了上鸣,他的怀抱干燥温暖,还有沐浴露的味道。耳郎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
对面那少年一愣。
糟了,心跳得好快,他会不会听到。
“我在你身边哦,说到做到。”少年的声音像窗外的白云一样干净又柔软。
嘛,不管了,趁我还没后悔,多抱一会儿吧。

【2】首次约会

“约会!!!”粉色外星少女双眼闪闪发光,简直像要往外蹦爱心。
“嘛…算是吧……”平常帅气的女孩低下头,紫色短发遮住了小半悄悄红起来的脸颊,手指捏着耳机形耳垂来回摩挲。
“那大家!一起帮小耳郎做准备吧!!”御茶子发起号召
“好耶好耶!”叶隐激动地蹦了起来
“gelo!”
果然一涉及到恋爱话题,女孩们都会被吸引啊。
“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我可以帮助耳郎同学挑选衣服哦,我的一些首饰,不嫌弃的话请随意挑选吧!”八百万对于恋爱话题并不太热心,却也在尽力帮忙。
“啊…怎么好意思麻烦大家……”耳郎连连摆手推辞
“安啦小耳郎,周末大家正想找点事做呢!”
上鸣这边倒没有闹的大家都知道,毕竟一群单身汉也给不出什么好建议。上鸣在衣橱面前左思右想,决定配合耳郎平常的装扮,舍弃他花里胡哨的fashion单品。
周日早上的商业街路口,一个少年正低头专注的看着手机屏。一件简单的白T恤外罩黑夹克,彰显着少年挺拔的身材。几缕阳光照在他耀眼的金发上,勾勒出他清俊的脸部线条。路过的女孩们纷纷侧目。
“喂”少年闻声抬头,瞬间愣了一下。
眼前的紫发少女身着一条雪白连衣裙,没有任何花纹蕾丝,唯有裙摆滚着大大的荷叶边,在微风中轻轻拍打着少女白皙纤细的小腿。颈间的黑色皮质choker替换成了白色蕾丝颈链。
“放电傻//子,这是大家特意为我挑的衣服,不许说不好看。”原先低着头的少女突然抬起头直视着那双带着笑意的金色眸子,脸上的绯红还未褪去。
上鸣低头看见少女涂了粉红唇彩的唇瓣,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是不是草莓味的”他暗暗想着。
心跳加速。
“响香,”少年的脸微微泛红,把手机屏凑到少女面前,上面是穿着训练服恣意笑着的她。
“变//态上鸣!!”耳机戳了过去,却被少年闪身躲过。
“不管你穿什么衣服,化没化妆,有没有欧派,你都是我心里最可爱的女生。”
“啊啊啊傻//子上鸣!!为什么会说这么羞耻的话啊!!”耳郎在心里大叫,忍住了想捂脸的冲动。
少年展露了比太阳更灿烂的笑容。
“因为我喜欢你啊”
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少女耳畔。


上耳吧更新快一点,玩贴吧的小可爱可以去看一下,
这里也会保持更的。
谢谢各位喜欢😘

【1】训练后递水

A班和B班联合训练后,大家都渴得嗓子冒烟,八百万招呼砂藤和口田同学搬出一箱水拜托轰冷冻了一下开始分发。
“谢谢八百百!”耳郎接过几瓶冰水“没想到学校这么贴心啊,我帮你发吧!”
“那就麻烦耳郎同学了!”
刚刚和爆豪对战完的切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爽朗地笑了笑:“谢啦!诶?上鸣那小子呢?”
“刚刚被B班妹子拉过去了哦,这家伙真是艳遇不断啊……”濑吕偷笑
耳郎走了几步,偏头望望,还真的看到树荫下上鸣抱着几罐可乐,正笑眯眯地和一个妹子讲话。
“切”耳郎悄悄把耳机插孔伸过去。
“谢谢啦xx酱…啊,我的line吗?当然可以啦,和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聊天是我的荣幸哦……”
一脸羞涩望向眼前金发少年的女孩突然发现少年头上出现了一个形似耳机线的东西,“阿咧,上鸣君,你的头上…”
“啊啊啊啊———”上鸣猝不及防开始放电,少女吓得后退了几步。
“上、上鸣君没事吧??”
“嘿、嘿”放完电的上鸣傻笑着比赞
“抱歉啊,这个白//痴一不小心就是这个傻样子呢……”耳郎走过来安抚惊慌的女孩,充满歉意地双手合十,然后拖走了嘿//嘿笑的上鸣。